用精准扶贫抹去“最悲伤作文”的“泪”

“爸爸四年前死了……妈妈病了,去镇上,去西昌,钱没了,病也没好。我去给妈妈做饭,饭做好,我去叫妈妈,妈妈已经死了。”四川凉山12岁彝族孤儿“最悲伤作文”在网上传播后,一日间各网络平台接到的网友捐款即超过92万。短短300余字,字字带血,句句含泪,悲伤渗透纸面,让无数人动容,被称为是“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”。所有人都会为之难过,并且寻思能够做些什么。(8月5日,《华西都市报》)

又是大凉山,又是“最悲伤作文”,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来说,看到这样的“作文”不知作何感想?而网友们在一天的时间里,更是接力捐助92万元来帮助这名孩子。不过,如此捐助过程也显得太过于“杯水车薪”,因为这个“最悲伤作文”背后也有着大凉山地区千千万万个相似的家庭,相似的个体。他们的境遇如何改变,才是“最悲伤作为”引发的思考。笔者以为,面对着如此困境。我们需要做的,其实没有别的,只能够加强制度上的扶贫进程,用精准扶贫才能够真正抹去“最悲伤作文”的“泪”。否则,无论网络的捐助形式,还是因为媒体报道引发的关注都是暂时的,且是扬汤止沸的。

从地理位置和现实发展看,大凉山地区之所以能够呈现今天的面貌。其根源不仅是历史的,也是现实。从历史上看,大凉山地区地理位置偏僻而蔽塞,交通极其不方便,这就阻碍了与外界的沟通和交流,从而确保了原始的状态,但也带来了经济发展的严重滞后;从现实看,凉山州的发展并非没有机会,只是当地政府部门只是聚焦于单核的发展理念,比如集中力量发展州府西昌就是最好的例子,从而让西昌和其他县域的经济差距原来越大。所以,改变大凉山的现实,我们需要的就是釜底抽薪,从根本上动员起来,改变执政理念,真正实现均衡化发展,扶贫也需要精准化,而不再是简单的“输血”过程。

精准扶贫,就是让扶贫制度化的过程。以“最悲伤作文”为例子的话,我们能够看到这样的地区中,不仅存在着大量的留守儿童,而每个家庭都有着特殊的困境。有鉴于此,要改变这样的境遇的话,需要的不仅是一种暂时救助,而应该让救助成为一种制度化进程。在这样的过程中,地方政府首先需要努力制定相关的扶贫计划,让扶贫变成政绩的筹码;而各地在捐助的过程中,也需要成立所谓的基金会,而不是盲目进行这样的临时捐助行为。因为临时捐助,对于改善这样的单个学生的命运来说有着特殊的价值,但这些金钱到底如何使用,这名孩子并没有太多理解,甚至会滋生不劳而获的思想。

从中我们不难看出,“最悲伤作文”孩子的“眼泪”,我们需要抹平的手段,有且只有精准扶贫。因为只有在精准扶贫中,通过制度化的形式,能够让每个贫困的家庭都能够获得制度上的资助,对于地方政府和各地的慈善力量来说,也都能够实现有的放矢,杜绝出来各种后续问题。只有如此,“最悲伤作文”才能够希望在我们的世界中越来越少,甚至绝迹。只有在这样的时候,我们或许才能够看到大凉山这样的地区中,孩子们都能够走出贫穷的侵扰,成为“共同富裕”链条上不容缺少的个体。(特约评论员费正青)